【TED演講逐字稿精選】人生不只是要快樂| There’s more to life than being happy | Emily Esfahani Smith

【TED演講逐字稿精選】人生不只是要快樂| There’s more to life than being happy | Emily Esfahani Smith

譯者: Lilian Chiu
審譯者: 易帆 余
逐字稿整理: 一起變強BAR團隊

我以前認為,人生的目標就是追求快樂。

人人都說,成功是通往快樂的路。所以我去尋找理想的工作、完美的男友、漂亮的公寓。但我沒有感到圓滿,反而覺得焦慮跟漫無目的。且不只有我這樣;我的朋友們,他們也有這種困擾。我最後決定,去研究所讀正向心理學,去找出什麼能讓人開心。但我在那兒的發現,改變了我的人生。

資料顯示,追求快樂會讓人不快樂。真正讓我震驚的是這點:全球的自殺率不斷攀升,最近在美國達到三十年來的新高。雖然客觀來說,生活變好了。從每個能想到的標準來看皆是如此,卻有更多人感到無助、沮喪、及孤獨。

有一種空虛感在侵蝕人們,並不需被臨床診斷出沮喪,也能感覺到這個現象。我想,遲早我們都會想要知道:

難道就只有這樣而已嗎?

根據研究,絕望的原因,並不是缺乏快樂,而是缺乏某樣東西:

缺乏人生意義。black card

但這就讓我產生了一些問題。難道人生不只是要快樂嗎?活得快樂和活得有意義之間,有什麼差別?許多心理學家把快樂定義為一種舒服自在的狀態:在當下感覺很好。而意義則更深。知名心理學家馬丁賽里格曼說:意義來自歸屬感、致力於
超越自我之外的事物。以及從內在發展出最好的自己。

我們的文化對「快樂」相當癡迷。但我發現,尋找意義才是
更讓人滿足的道路。且研究指出,有人生意義的人,適應力也會比較強。他們在學校及職場的表現較佳、他們甚至活得比較久。所以這一切讓我開始想,我們每個人要如何活得有意義?

為了找出答案,我花了五年時間。訪談了數百人、閱讀了數千頁的心理學、神經科學、及哲學。把這些彙整起來,我發現了一件事。我稱之為「人生意義的四大支柱」。我們可以彼此相互建立起這些支柱。在彼此的人生中找到人生的意義。

第一根支柱是歸屬感。歸屬感來自於一種關係。一種你與他人在本質上,彼此是否處在相互珍惜的關係中。但有些群體或關係,提供的是廉價形式的歸屬感;你被重視的原因,是因為你所相信的事物、你對人的好惡、而不是你的本質。真正的歸屬感源自於愛。A woman holding a heart

它存在於個體間共處的時光當中,且它是一種選擇──
你可以選擇與他人培養歸屬感。舉例來說,每天早晨,我在紐約的朋友強納森,都會向同一個街頭小販買一份報紙。不過,他們並不是只有交易的關係。他們會停下來,花點時間說說話,把彼此當朋友對待。但有一次,強納森的零錢不夠,小販說:「沒關係不用了啦。」但強納森堅持要付錢。所以他去一家店,買了他不需要的東西,把鈔票找開。但當他把錢給小販時,小販退縮了。他感到受傷。他試著想表現友好,但強納森拒絕了他。

我想,我們都曾像這樣在小地方,拒絕別人卻沒有意識到。我就有過。我會從認識的人旁邊走過,卻沒跟他們打招呼。當有人在跟我說話時,我會看手機。這類行為是在貶低別人的價值,讓他們覺得自己是
隱形的、不值得的。但若用愛來引導,你就會創造出一種聯結,讓你們彼此都振奮起來。對很多人來說,歸屬感是人生意義的重要來源。就是與家人及朋友之間的聯結。yellow Voubelonghere LED lights

對其他人來說,第二根人生意義的支柱是目的。找到你的目的並不是指找到讓你快樂的工作。目的的重點是你能給予什麼,而不是你想要什麼。一位醫院管理員告訴我,她的目的是治癒生病的人。很多家長告訴我:「我的目的是扶養我的孩子。」目標的關鍵在於,用你的力量去服務他人。當然,對很多人而言,這是透過工作來達成的。那是我們做出貢獻和感到被需要的方式。但這也意味著,像是無心工作、失業、低勞動參與率等等議題──這些不僅是經濟問題,也是存在主義問題。人們若沒有值得去做的事,就會掙扎折騰。當然,你不需要從工作中找到目的,但目的能讓你有活下去的意義。有驅使你向前行的「理由」。two person standing on full your destiny pavement artwork

第三根人生意義的支柱,
也和走出自我有關,但用的方式完全不同:

超然。

超然的狀態是很少見的時刻,在這個時刻中,你超脫了日常生活的喧囂擾攘,自我感正在漸漸消褪。你會感覺到和更高的現實產生連結。跟我談過的其中一個人說,超然來自於欣賞藝術。另一個人則認為,超然是在教堂中。對我來說,我是作家,而超然是透過寫作發生的。有時候我太投入,會有一種忘我的境界。這些超然的經驗能改變你。

有一項研究是讓學生去看200 英呎高的尤加利樹,看一分鐘,之後他們會比較不自我中心。若給他們機會去幫助別人,他們連行為都會變得更慷慨。white cross on red and black textile

歸屬感、目的、超然。

接著談談我發現的第四根支柱,它常會令人感到驚訝。第四根支柱就是說故事。你告訴你自己關於你自己的故事。用你人生中的事件來創造一個故事,能讓你看得更清楚。它能協助你了解你是怎麼變成你的。但我們通常沒發現,我們故事的作者就是自己。且我們可以改變說故事的方式。你的生命並不只一連串的事件。即便你被事實給限制住,你仍可以編輯、詮釋、再重新述說你的故事。

我遇到一位叫做埃梅卡的年輕人,他因為打美式足球而癱瘓。埃梅卡在受傷後,內心的對話是這樣的:「我打美式足球的人生是非常棒的,但看看現在的我。」

像這樣說故事的人──「我的人生曾經很棒,現在卻很糟。」──說這種故事的人
比較容易焦慮和沮喪。

埃梅卡有好一陣子就是這樣。但隨時間過去,他開始編造一個不同的故事。他的新故事是:「在我受傷前,我的人生沒有目的。我常去派對,且我是個很自私的人。但受傷讓我明白,我可以成為更好的人。」

埃梅卡把他的故事進行改造,
從而改變了他的一生。在對自己說完這個新故事之後,埃梅卡開始開導孩童,他找到了他的目的:

服務他人。

心理學家丹麥亞當斯稱這現象為「救贖的故事」。用好的來救贖不好的。他發現,過著有意義人生的人,他們說的故事內容通常都是:他們的人生由救贖、成長、愛來定義。但,是什麼讓人們改變了他們的故事?有些人向治療師尋求協助,但你也可以靠自己做到,只要完整地反思你的人生、你的關鍵經驗如何造就了你、你失去了什麼、獲得了什麼。

那就是埃梅卡所做的。你不可能一夜就改變你的故事;

過程可能要花好幾年,且很痛苦。畢竟,我們都曾受過苦,
也都在掙扎。但擁抱那些痛苦的記憶,能帶來新的洞見與智慧,讓你能找到那支撐著你的「善」。closeup photo of assorted-title books

歸屬感、目的、超然、說故事;

這些就是意義的四大支柱。在我小時候,我很幸運能夠被
這四根支柱給圍繞著。我父母在蒙特婁的家附近開一間蘇菲派的聚會所。蘇菲教派是一種和旋轉苦行僧及詩人魯米有關的靈修。每週兩次,蘇菲教徒會到我們家裡,來冥想、喝波斯茶、分享故事。他們的修行也涉及了要透過愛的小舉動,來為萬物服務。也就是說,即使別人冤枉你,也要仁慈以對。

但那給了他們一個目的:
去駕馭自我。

最後,我離開家去讀大學。我的人生中少了蘇菲教徒每天的基礎練習,感覺像是船的纜繩被解開。我開始尋找有什麼
能讓我的人生值得活。就是這個原因讓我踩上這段旅程。現在回頭看,我發現那間蘇菲房舍有著一種有意義的真實文化。那些支柱是建築的一部份,而支柱的出現,讓我們都能過更有深度的生活。

當然,同樣的原則也適用於其他強大的社群──好的和壞的都包含在內。

幫派、邪教:
這些也是有意義的文化。它們利用這些支柱,給予人們活著和犧牲的意義。但那就是為什麼,我們身為一個社會,必須要提供更好的替代方案。我們需要在我們的家庭,及習俗制度當中建立這些支柱。來協助人們變成最好的自己。spiral freestanding calendar on white surface

但一定要花心力,才能讓人生過得有意義。它是一個持續的過程。隨著每一天過去,我們不斷地創造我們的人生、擴增我們的故事。有時,我們可能會誤入歧途。每當我遇到這狀況時,我會想起我與父親的一段經歷-很有影響力的經歷。

我從大學畢業後幾個月,我父親罹患了嚴重的心臟病。本來他應該性命難保,他活下來了。我問他,當他在面對死亡時,腦中想著的是什麼?他說,他唯一能想的,就是必須活下來,這樣他才能陪伴我弟弟和我。這點讓他有意志力能拼命活下來。當他被麻醉準備接受緊急手術時,他做的不是從 10 開始倒數,他把我們的名字像祈禱文般地覆頌。如果他會死,他希望他在世上說的最後幾個字,是我們的名字。

我的父親是個木匠,也是個蘇菲教徒。他的人生是謙恭的人生,但很美好的人生。躺在那裡,面對死亡。他有一個活下去的理由:

愛。

他在他的家庭中的歸屬感、他身為一名父親的目的、他超然的冥想、不斷覆頌我們的名字──

他說,這些是他活下來的原因。那是他告訴他自己的故事。那就是意義的力量。

快樂來來去去。但當人生真的很美好時,當事情真的很糟糕時。若人生有意義,你就會有可以緊緊抓住的東西。

謝謝。

(掌聲)

工商時間